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刑辩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1|回复: 0

白雪与江南 jv2gkjqh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5821
发表于 2019-9-23 18: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雪和刘江南1995年就认识了,那时候刘江南还穿着开裆裤。每天手里拿着一把糖果皮,那是他拍玩游戏赢回来的,用手拍地使糖果皮翻面,他用的劲大,手心每天都是红肿的。后来刘江南妈妈知道了,就不许他在再玩这种游戏。说他每天手脏兮兮的不卫生。可是,他不听,经常把糖果皮藏在裤裆里或者埋在土堆里,他妈妈找不到的地方。第二天还是和一堆孩子耍的不亦乐乎。   

     

  白雪和江南家是邻居,都是九十年代初   

  父母从内陆迁徙到祖国最北端地区新疆阿勒泰讨生活的。附近邻居家几乎都是,这个叫做【】的村庄里,除了搬迁过来的来自不同省市的这片外来户聚居区,周围就是这片土地上的原驻居民了,大多是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平日里定居在这里的外来户邻里关系融洽和谐,相互照应,和当地居民打交道的机会很少。   

  江南父母在离家不远的的窑场上班,拉坯子,烧砖窑。白雪的父亲白天去上山上牧民家收购牛皮羊皮贩卖,母亲也在窑场上班。白雪和江南那时候跟在大人们的屁股后面,一步也不离开。可大人们要拉坯子,手里拿着铁叉子,拉着一车北京中科中医院好不好坯子再卸下,怕伤到他们,就让他俩在一旁捏泥巴玩,他俩就用没做好的坯子捏板凳,小人儿,桌子,还有说不出名字的泥团。时间久了,他俩就慢慢熟悉了。成为了好朋友。也不整天跟在大人后面了,有了玩伴,就一起上山抓蝌蚪,逮蚂蚱,采小红花,她们跑的稍远了,白雪的母亲就用她的大嗓门吆喝,“妮儿,快回来喽,回家喽~”声音洪亮,白雪一听,就拉着刘江南的手朝山下走。手里拿着采的花。   

  九七年秋天,白雪父亲买了一台12寸的黑白电视机,这可高兴坏了白雪,她不用晚上去邻居家看动画片了,那时候,电视屏幕每天放的是《狮子王》,白雪每天到点都坐在电视机前,眼睛都不眨,盯着电视机里的哈尔滨最好的白癜风医院辛巴,她最喜欢的动物。刘江南还是跟以前一样找她出去玩,可白雪都没了兴趣。刘江南偷拿家里刚买的大白兔奶糖给白雪吃,白雪也不去。江南没法子了,就搬个小板凳坐在白雪旁边一起看电视。《狮子王》看完了,接着放的是《聪明的一休》,那些天,刘江南嘴里哼唧的都是“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说话也模仿一休在脑袋瓜瓜上画两个圆圈坐在地上打坐,这个动作真是逗的白雪在一旁哈哈大笑,“你剃了光头的话,还真的像一休呢!我最爱的小和尚。”中科医院专家微信   

  第二天,刘江南哭着喊着拉着母亲要去理发店剃光头,怎么劝都没有用,像中了邪似的。下午他便如愿以偿,拿着小棍和木头块敲敲打打的进了白雪家的院子。白雪家养了几只大红冠子公鸡,平日里是关在笼子里的,不知那天怎么出来了一只,刘江南刚进院子,大公鸡就跳起来啄他,刘江南还没反应过来,眼角就给公鸡啄了一口,公鸡飞跑了,血哗啦啦流了出来。白雪出来看的时候,刘江南已经丢掉手上的木头棒蹲在那里不动用手护着头。白雪看到刘江南满脸是血的时候,吓蒙了,不知所措,拉着他进屋躲在沙发后面,生怕大人们看到挨骂。   

  就这样,刘江南不哭也不闹,看着白雪嘻嘻的笑出了声,用手指指自己的头,告诉他,我真剃光头了。白雪说,你在流血呢。你不害怕?江南摇了摇头,用手抹掉正在流血的眼角上的血,说我不怕。   

  “你要是死了怎么办,我不想让你死。”说着,白雪嘤嘤的哭了起来。   

  “嘘!别出声,先别让大人发现,放心吧,我现在是一休,我想想办法。”江南握着白中科医院专家微信雪的手告诉她别害怕。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大人们回来了。还是在角落里找到了熟睡了的他们。发现他们的是白雪的母亲,下班回来,看到房间里有血迹,又没有发现白雪,以为家里进了歹徒,心里越想越害怕,进屋时顺手在门前拿了把铁锹,小心翼翼的顺着血迹进屋,心里很是忐忑。当她挪开沙发时候,被眼前的场景   

  吓呆了,两个孩子都侧躺着,像晕过去了的样子,身上满是血迹。吓的白雪母亲连忙出去喊人打120,把她们两个都拉进了医院。   

     

  白雪醒来的时候,躺在自己家里,母亲在做饭,白雪擦擦眼睛,看看周围,咦,怎么没人,刘江南哪去了?难道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刚刚那些只是一个梦么,白雪越想越觉得奇怪。就胆怯怯的张口问。郑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妈,刘江南呢,他回家了么?”   

  白雪母亲停下手里的活,向醒过来的白雪走来。一脸深沉严肃的问道。   

  “你们两个在家好好的,他怎么回会…告诉我,是不是你和江南闹别扭了,才把他的头砸伤的,说实话。”   

  “不是,他的头是公鸡啄的,不是我”白雪一脸委屈的把下午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母亲。母亲有些惊讶,又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默默在心里琢磨。白雪讲的,跟江南说的一样,她没有撒谎。   

  “妈,快告诉我,江南去哪里了,他回家了么?”白雪一脸急切的问。   

  “他还在医院里,好不容易才止住血,幸好我发现及时,不然……”白雪母亲越说越激动,话说了一半,又止住了。   

  “他只是被公鸡啄了一下,我就说没什么大事的,他肯定不会死的。”白雪并不明白母亲话后的意思,她开心的说到。   

  “你以后和江南玩的时候,不要玩棍啊棒啊之类的,不要让他跌倒,不要玩危险的游戏,他不能流血。他跟你们不一样,知道么?”白雪母亲转身又去忙手里的事情,叮嘱着白雪。   

  “不就被鸡啄了一下么,一点小伤,有什么大不了的,还要我保护他,哼,我偏不。”白雪忿忿不平,心里很是不开心。   

  后来的几天里,白雪一直没有见到刘江南,他妈妈也总是说,还在医院里过些日子才能回来。而白雪看到母亲平日里也是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放在家里,不让自己吃,说是买给江南的。想到这些,白雪越是生气,装病那么久,还获取大人们的关注和关心,做的实在是过了。亏我还那么担心他。我再也不理你了,你不要回来了。白雪开始讨厌不诚实的刘江南。   

     

  十月刚过,阿勒泰便下了第一场雪,这太原白癜风治疗最好医院场雪来的还真是急,下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清晨,大人们就拿着扫把和铁锹出去清理门前的雪了。白雪出门的时候,门口的雪被大人堆的像两排高墙,中间只留了勉强过两个人的缝隙,连接到每户人家,像迷宫一样。白雪站在自家门口玩雪。“江南他妈,江南这孩子终于被你接回来了,你看这脸都消瘦了。在家好好养病,听你妈的话!…”白雪一听,是江南回来了,便站起来向岔口走两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刑辩论坛

GMT+8, 2020-2-24 09:28 , Processed in 0.05634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