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刑辩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008|回复: 0

如此芳邻_0

[复制链接]

3510

主题

351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839
发表于 2019-9-23 18: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此芳邻
      
   
    我们居住在一个大院中,都是国家分的房子,拿着差不多的微薄薪水,在同一栋办公楼里上班,基本上每人都相互认识或知道谁和谁是一家的,偶尔来一个陌生人,所有人都会立刻知道这是谁谁的亲戚朋友,这儿没有隐私。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在大多数人看来,我太有点与众不同了,因为我不会去参与流言的传播,下班后也不愿融入他们所谓的打牌吃饭的交际生活中,只是固守着与老公的两人世界。
    但我偶尔也会到邻居家转一转,因为邻家老公和我老公从单身时就是好朋友,在一个科工作,又住在隔壁宿舍。谈恋爱时,我们就在一起处得很好,觉得他脾气不错,他也常常来分享我给老公做的水果沙拉,那是我当时唯一会做的菜。我们结婚后,他有时喝醉了酒,半夜三更也会不管不顾把我老公喊去照顾他;在他和老公打完球后来到我们家,带着满身的臭汗坐在我家的客厅的地板上,喝着我为老公准备的冰镇饮料,我自当他是一个性情中人。
    邻家老公长得又高又帅,学计算机的,程序编得也算是小有名气,在大院中颇受许多女孩子的青睐,但却没听说他和任何一个交往过,直到有一天听老公说,他已经结过婚了,是回老家办的,很低调,连喜糖都没有发,妻子是他初中的同学,只有中专学历,据说比他年纪要大。
    终于有一天,我见到了他的妻子梅,她从小地方过来,打扮上有些土,使她看上去要比邻家老公大好几岁,第一个念头是她配不上那么优秀的老公,但又一想,合不合适只有当事人知道,外人只看到一个表象,而且这是别人家的事,我又什么心。两家老公关系很好,我自然也主动亲近梅。
    第一次交往是两家一起在周末的晚上逛街,我们三人像以前一样有说有笑,而梅却像个影子默默跟从,眉间是抹不去的忧愁。我和老公其实是为了陪她,好尽快熟起来,而她却局外人一样闷闷不乐,岂不是我们失职?于是我特地让男士先行,我单独陪梅,想着女人总可以有些共同语言吧,她果然开口了,但讲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大吃一惊。
    “我现在过的什么日子,他在家里对我连话都不愿说。我以前在他们家受够了他妈的气,他在家里也一点都不帮我,她妈以为我想方设法嫁到他们家的。”分明是解放前受压迫的小媳妇的口气,令我这个受过高等教育追求男女平等的小女子也油然而生一种豪气仗义,恨不能替她撑腰开导她早日觉悟,奋起反抗,打破桎梏,获取幸福。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有空就陪她,她则是一遍遍地向我诉苦,过去婆婆如何看不上她,如何给她气受,看不惯她老公对她好,离间她和她老公的关系,她老公开始对她还行,后来一点都不帮她,还常常冲她不耐烦地喊,说“你就不能不理她吗?你能不能有一天不抱怨,能不能别苦着个脸?”在她一遍遍痛诉中,我勾勒出了一个旧社会的恶婆婆和一个粗暴的丈夫。
    不过我常常会奇怪,交往这么多年,她婆婆我没见过,但我认识的邻家老公一向是热情宽容好脾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医院气的男人,偶尔会在生活细节上有些犯懒,但那是男人的通病呀,所以才需要一个女人去照顾他嘛。对此梅是带着无限的怨恨解释说“他特别虚伪,在人前对我特别好,跟你们话也挺多,没人的时候,和我一句话也没有,什么事都不做。”我恍然大悟,甚至觉得邻家老公欺骗了我们,有点觉得他面目可憎了。
    时间一长,我听到的抱怨也就翻来覆去那些事,其实有些在她看来是婆婆别有用心的做法,我并不以为然,放我身上,我也根本不会往心里去的。
    开始我是帮她出主意,给她鼓气,告诉她挺起腰板,没必要受任何人的气,下一次你应该如何如何反击回去。但下一次,她仍是从头又抱怨了一遍,几次之后,我也累了,更主要的是觉得自己的热心得不到尊重,于是我不再主动找她了,偶尔在一起聊天,我也只限于听了,不再发表自己的意见了。
    她也可能觉察到了我的变化,主动过来找我,慢慢地诉苦中加上了新的内容,因为不和婆婆在一起,所以现在抱怨的只能是丈夫了,内容倒是时时更新,开场白却总是一样“你说我现在过得这叫什么日子,他怎么怎么……”。
    一次老公科里发了两桶油,当时我和老公已分了房,而邻家老公因为不够条件,他们仍住在单身宿舍,于是延袭单身汉的习惯把他那份油当时就送给了我们。后来梅见了我就抱怨:“我不是说那油舍不得给你们,但你看他一点都没有家的概念,心里一点都没有我,也不和我商量一下,我们自己也要做饭呀。”还加上两个她常用的叹气。我一时无语,虽说单身楼不许做饭,但她早就买了简单的炊具,开起了小厨房,刚建不到两年的单身楼,没有排气设施,那道纱门上早就结了厚厚一层油腻。回去之后,我对老公讲了这件事,如何处理那两桶油呢?送回去,那她刚才的那些话岂不成了公开讨要,如果她没有那些意思,岂不是让她难堪?我们和她老公都是好朋友,这样做岂不是更不给他面子?但如果不送,他们岂不是因我们而不和?思来虑去,算了,一动不如一静,就当没听过这些话。
    后来梅的抱怨变本加厉,主动到我们家来诉苦了,甚至在她怀孕之后,也是如此,我劝她为了孩子,应该保持好心情,想开一点。但她不,隔两三天就诉一次苦,反正她没有工作,天天都有时间,从老公每晚看电视到很晚,到和她没话说,从不体谅她怀孕的反应到不帮她做家务,反正没有她看得惯的事,一边抱怨一边和我老公比较,说我命多好,嫁个老公又勤快又体贴。我只好敷衍说“嫌累就别做饭了,反正可以吃食堂;他看电视太晚,你可以好好和他说嘛。”我也知道,她不会听我的话的。
    梅不仅只对我一人诉苦,她对她老公身边所有的朋友同事诉苦,那些男人们常在酒酣耳热之后当着梅的面骂她老公两句,这样梅更以为博取了所有人的同情,也更确信自己确实受到了精神上的虐待了。而她那个帅气潇洒的老公也渐渐失去了在一堆朋友中的意气风发了,下班后老老实实地回家,打电话约他出来不是白癜风有什么好办法在洗碗就是要打开水。
    直到有一次,在她长期疲劳轰炸下,我以为她们已经没有感情了,彼此都不再相爱了,而她又在喋喋诉说她老公以前如何如何做过一件对不起她的事,是如何如何“虚伪”,如何如何“品质不好”,她已经对他“不报任何希望了”,相信她自己一个人也“能把孩子养大”。我对她说,既然如此,那你们何不离婚,在一起都痛苦,何不让自己过得快乐一些。她一时没接上话,很诧异地看着我,我又劝了她几句,走了。回到家我对老公讲了这件事,老公很严肃地对我说,以后千万不要这么讲,中国人“劝合不劝散”有道理的,别人再怎么吵,说再过分的话,过两天和好了,什么事也没有,而你的话到时说会翻出来,明明是对方的意思,你只是顺着说,到时却就变成了你的意思了。我听了后,一阵后怕,回想她的做法,也有了一种上当的感觉,以后再见了面,随她怎么抱怨,我再也不发表意见了。再后来,她也很少对我说了,可能是感到从我这得不到预想中的同情了。
    她一向很是羡慕我与老公的和睦相处,但有一次,我和老公因故拌了两句嘴,正巧她过来问我晚上去不去超市,我说不去,我老公一个人去,并随口向她发了两声牢骚。她当时听了,并无一句劝解的话,反而面有得色地很快回家去了,似乎有什么急事。结果晚上老公从超市回家,告诉我,一到超市碰见邻家老公,对方就开玩笑的说“吵架了”。我立刻明白梅着急回去是搬弄口舌当笑话说去了。
    从此以后就发现她一双眼睛就盯着我们,似乎总要找出我们不和的证据。一次老公晚上出去有事,她到我们家看到了餐桌上的两盘素菜,问“你就给你老公晚上回来吃这个?”我急忙轻描淡写地说“这是我们中午吃剩下的没来得及收。”那种感觉像我平空多出来一个恶婆婆。
    当梅发现一切徒劳后,就转而把我老公形容成勤劳能干在家包揽一切家务的好男人,话里话外把我形容成一个在家什么都不干只会呼来喝去享清闲而又把老公管得特死的坏女人。梅常在我们几家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一起吃饭时,将自己的老公骂得一无是处,在家如何如何懒,她有多么多么累,十足一个受气小媳妇,有时话锋再一转,“夸”我命好嫁个好老公,什么都不用干,我只有笑着喝饮料,偷眼看邻家老公,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在装耳聋。
    慢慢我也发现梅不仅仅是对公公婆婆及老公不满,她是对她身边每一个人都不满。她学历低,好不易给她介绍了一个工作,没多久就向我们抱怨起她的一个同事对她很凶;她家里先请了一个亲戚带孩子,她对我们说那个亲戚不用心,“她带了三个月的孩子,走时孩子对她一点也不亲。”后来雇了一个小姑娘帮她做家务,一次同她一起买菜回来,我帮她提着菜,她抱着孩子在楼下喊那个小姑娘下来帮她提菜,喊了好几句那个小姑娘才飞跑下来,她一见就厉声呵斥对方,同时让那小姑娘把菜拎上去,她抱着孩子跟在后面慢慢上去,其实她就住二楼,菜也就是几把青菜。不到一个月她又换了一个阿婆白天帮她带孩子,那是我们院中公认一个比较会带孩子的阿婆,她依然有话说“我们这个阿婆可脏了,每次下班,我们的小孩都被她搞得脏兮兮的。”这时我是彻底被她搞了个无话可说了。
    她老公后来又到外地去读研了,当她听说只要上一年的课,不一定要在学校做课题,她坚决地把她老公喊回了她的身边,并且明显得对她老公越看越紧。他们男的在一起同事好几年,关系都不错,经常晚上会一起出去吃个宵夜,只要没喊她同去,准吃不安生,她总会借口孩子小,不到十点就要把老公招回,渐渐地很少有人敢再叫她老公了。而如果是几家在一起吃饭,我常不耐烦干坐着看男的喝个没完,总是先退场,让他们男人也喝个自在。梅一旦先退,脸色立刻挂了下来,而且人走心不走,恨不能把她老公抓回家去,对着我不停抱怨她老公贪杯,家里孩子要洗澡,要睡觉,一点都不知道挂记家里。
    几年下来,我不由佩服她老公好耐性,也日渐看到一个潇洒帅气的男孩子蜕变成一个唠叨爱抱怨的妻子身边唯唯喏喏的影子,身材也开始走样了,每日晚饭后穿着短裤背心,抱着孩子在院子中散步,见了谁都满脸堆笑地打招呼,身后跟着一个妻子在压阵,不时地指出他抱孩子的不妥之处。不过我想妻子一定很称心,她不必再在自己老公面前自卑了,因为她老北京中科白巅疯医院公已经和她越来越般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刑辩论坛

GMT+8, 2020-2-20 14:05 , Processed in 0.08156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